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被罚千万,多名责任人连同处罚!能否拖累成都农商行上市进程?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被罚千万,多名责任人连同处罚!能否拖累成都农商行上市进程?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作者 | 才露

编辑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本该与以往一样,欢欢喜喜迎接新年的到来,让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农商行”)董事长黄建军没有意料到的是,2020年3月四川银保监局对该行开具的1100万元的6项“天价”罚单,在2021年的最后一天,赫然出现在银保监会官网上。

作为总资产曾经高达7000亿元的一家农商行,成都农商行业务状况颇受关注。梳理发现,从2018年开始至2020年末,该行连续三年现金流为负、不良率攀升,加上此次遭处罚,无疑给成都农商行刚刚在A股IPO的闯关路蒙上一层阴影。

1

成都农商行IPO阶段领罚单,多名原高管被罚

四川银保监局官网通报显示,成都农商行违法违规主要包括六项:股权变更未经行政许可;未审慎审查,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违规开展重大关联交易并违法实施授信;违规开展非标业务;未提供或及时提供检查资料,阻碍监管机构检查监督;内部控制失效。

截图来源:银保监会

除了机构处罚,成都农商行的14位相关责任人也受到相应处罚,其中不乏已辞职的前高管,累计处罚金额高达270万元。

在成都农商行股权变更中,因未经行政许可,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阻碍监管机构检查监督,内部控制失效的行为承担直接领导责任的相关责任人,包括该行的法人代表陈萍(原董事长)、原董事会秘书瞿隽彦、品牌部负责人成湘绮,三人分别被处以50万元、20万元和10万元的罚款,并给予警告处分。

2019年12月,陈萍因“劳动合同期满”辞去成都农商行董事长职务,目前由黄建军担任。

与陈萍同样处分50万元罚款金额的,还有该行原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李林坤,违规原因,主要是向“四证”不全的异地房地产项目实施授信,未向监管部门报备的行为负直接管理责任和经办责任;对成都农商行虚假转让融资业务的行为负直接管理责任。

此次监管层对成都农商行开具的罚单,均是在实控人、管理层变更之前的遗留问题。

成都农商行被罚款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违规开展非标业务。

2019年之前,成都农商行的应收款项类投资业务中,占比最高的是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投资,2020年被高流动性的债券投资取代。根据该行2020年年报披露,当年的信托及资管计划投资规模为232.2亿元,与2019年年底相比下降25.1%,该业务已经连续下降2年。

压降并不代表合规。

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投资下降的前提是,2018年伊始,多个监管部门共同推进去通道、去杠杆。其中,银监会下发通知,商业银行和信托公司开展银信类业务,不得将信托资金违规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股票市场、产能过剩等限制或禁止领域,一些信托机构的房地产非标业务已暂停。

随着此次“吃上”千万罚单后,可以预见的是,作为“看门人”银行责任更大,违规成本也大幅提升,加强自我约束更是刻不容缓。

,

皇冠正网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皇冠正网开户的平台。皇冠正网开户平台(www.huangguan.us)提供最新皇冠登录,皇冠正网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正网代理、会员APP。

,

2

个人存款逐年下降、不良贷款率持续抬高

成都农商行是一家农信社改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2011年,成都农商行以1.60元/股的价格定向增发普通股41.02亿股,共募集资金65.63亿元,为了增资扩股,成都农商行曾引入安邦保险集团作为大股东。

随着2018年安邦被接管重组变身“大家保险”后,2018年底安邦开始挂牌出售成都农商行股权,直到2020年4月出让完毕。截至目前,该行前四大股东已全部变为成都国企,合计持股比例超过65%。

值得注意的是,2018-2020年的三年时间,成都农商行客户存款余额逐年下降,分别为4210.01亿元、3874.97亿元、3862.41亿元。

数据显示,2018-2020年间,成都农商行营业收入保持增长态势,分别为114.34亿元、125.53亿元、126.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6.57亿元、47.32亿元、38.53亿元。对比数据能够看到,2020年该行存在现增收不增利现象。

截图来源:成都农商行年报

此外,根据成都农商行年报显示,2018-2020年成都农商行连续3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值,分别为-569.09亿元、-344.98亿元、-261.96亿元。一是股东变革后产生的波动;另一方面,主要由于收取利息和手续费及佣金、客户存款和同业存放款项净增加等带来的现金流入小于发放贷款和垫款净增加、向央行借款净减少等带来的现金流出。

与此同时,近几年贷款质量亦出现下滑。2018年至2020年,成都农商行贷款规模分别为2514.58亿元、2424.79亿元、2638.65亿元,但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42.71亿元、42.63亿元、47.25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1.76%、1.79%,出现微幅抬升。

3

股权被质押近10%

2020年9月,联合资信发布的成都农商行2020年主体长期信用评级报告中提到,该行未来的主要发展战略目标如下:一年内,以“稳发展,促转型”为工作重心,实现公司股权变更后的平稳过渡;三年内,对标国内优秀上市银行,争取综合实力重回全国农商行“第一梯队”;五年内,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和专业化经营能力,推动资产规模、盈利、资产质量及资本实力等关键指标全面提升,实现上市目标。

早在成立之初,成都农商行就曾计划三年内上市,此后一直未如所愿,直到2021年年底,成都农商行公布了上市新进展――宣布聘请作为IPO保荐机构。

图片来源:官网

众所周知,股权质押与其他担保方式相比,其法律风险较大,对于公司上市来说无疑是添加了前进难度。

面对成都农商行的现状,此前,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对《证券日报》表示,“股东问题此前一度影响了成都农商行的发展,随着2020年原有股东持股处置工作的完成,国资持股比例大幅提升对该行未来的稳定经营有较大帮助,也为其冲刺A股IPO打下了基础。”

按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股权出质信息统计,成都农商行股权总计被质押91815.1767万股。截至2022年1月7日,成都农商行股本为100亿元,因此质押股数占总股本的9.18%。

其中,第三大股东成都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名为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8%)出质40900万股,占比最多,其次为第八大股东成都市协成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32%),出质17600万股。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