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搭建桥梁/多元团队 剖析文物「前世今生」的故事

搭建桥梁/多元团队 剖析文物「前世今生」的故事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外观。

  一方紫禁城,古今多少事。随着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七月正式开幕,九百多件来自北京故宫的馆藏即将揭开它们神秘的面纱。有展品,就需要有策展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有五个常设展厅,四个主题展厅,其中还有两个是与香港相关的展厅。一众来自五湖四海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策展人,用他们的才智,做研究、讲故事,力求在皇家珍藏与民间日常之间建立对话渠道,剖析这些文物的「前世今生」。\大公报记者 刘毅、徐小惠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副研究员、策展人之一的杨煦,从小就在北京「皇城根」下长大,对于故宫自有一份情意结,后又于香港中文大学研读建筑史专业博士学位,专研中国传统建筑与园林艺术。他应聘成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策展人已快两年,见证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由尘土飞扬的地盘工地,逐步兴建成型,直至破海而出,「从读书到留港工作,已历十年之久,香港就是我的第二故乡。二○一七年毕业那年,我在港铁东铁线上看到香港要建故宫文化博物馆的消息,而我又是研究明清画家建筑,心情真的无比激动。」杨煦谈及加入团队初衷时表示。

  杨煦合作伙伴、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助理研究员陈丽安于英国取得艺术史与考古学硕士学位后,曾任职于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后来到香港工作,主要研习康雍乾时期宫廷与民间的艺术交流,「当时我是因为工作来到了香港,在得知招聘消息后,就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投入简历后,就参加笔试、面试,加入团队已有两年零七个月,感受最强烈的是,要直面各种高强度的工作,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不够用。」

  用新鲜手法讲故事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共设九个展厅,杨煦主修建筑、陈丽安主修宫廷文化,这两方面都是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开幕展之一「龙颜凤姿——清代帝后肖像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故而二人合作策展可谓相得益彰。且不论是展品图录,抑或是多媒体影像,他们秉承的原则是忠于史实,在两年策展时间中,不断查阅史实,并与其他诸如设计团队等沟通,告知想法和需要呈现的效果,「虽然我现在在北京,但也是为开馆做准备,且与香港同事积极沟通,形成香港、北京两方面共同推动开展。」杨煦道。陈丽安也道:「我们想试试用一种新鲜手法表达展品故事。」

  杨煦忆述甫加入团队、开始策展时的情形:「当时知道要展出这些清代帝后肖像,即有『食材』,但要想如何去『做』。故宫博物院共存放十几位清代皇帝、二十多位皇后肖像,就算我们都借过来,也可以。但如此一来,就难免乏味了。所以我们就在想,可否试试少些文物,只有两三件,大到祭祀场景的建筑特色,小到随从佩戴器物和衣帽,分别从不同研究角度解读同一件文物。」  陈丽安也补充道:「我们会探寻肖像蕴含的意义,及其反映的宫廷祭祀传统、传统修复工艺等等,也会讲讲画帝后肖像的礼仪,画家动笔,需要先由钦天监选定黄道吉日后,才能绘制帝后御容。」

  「虽然只是帝后肖像,但我们不仅仅是展出他们的面容,更重要的是展示其代表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礼制载体。」杨煦续称:「这些肖像原本是祭祀所用,它们被供奉在景山寿皇殿。我们想真实呈现当时的祭祀场景,为了完成这一目标,我们进行了大量研究学习工作,甚至前往天津大学寻找实地勘测的3D寿皇殿图形。」

  提及故宫博物院的宫墙和琉璃瓦,不少人都从不同视角进行拍摄,譬如俯瞰和鸟瞰。杨煦和陈丽安也想到用一个寿皇殿的外景多媒体影像表现当时的祭祀场面,但如何在视角上推陈出新,却是个难题。后来,陈丽安就建议道:「落雪的北京很美,不如我们做一个寿皇殿雪景吧。」

  思及此,二人遂开始构想,却并非天马行空随意挑选一个下雪时节,而是严格遵循历史,「我们要做一个光绪朝某年正月初一祭祀的场景,但要确认真的有一年正月初一下雪才敢操作。随后我在检索文件时,真的被我通过翁同龢的日记找到光绪十八年正月初一下了雪。」

  策展兼顾香港视角

  虽然展品由故宫博物院借出,但杨煦与陈丽安在策展之时也同样兼顾到香港视角,「香港不少高校都有清代宫廷文化研究课程,就连我们平日用到的一本重要参考书《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虽是被收藏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却是由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编纂,足见香港本地大学对于清代文化研究之深。再加上香港盛行的粤剧、中医学,其观念都是东方文化,所以香港与内地一样,他们的文化都共同建基于中国文化底色之上,所以很容易产生对话,区别在于我们如何通过展览拉近皇家文化和民间生活之间的距离。」杨煦表示。

  有鉴于此,在「龙颜凤姿——清代帝后肖像展」第四部分,主要展示皇家生活轻松一面,杨煦介绍:「香港观众可以看到皇家也有游玩、娱乐,以及展现亲情的肖像图景,我们更在展厅安排了游戏『小彩蛋』,观众可以参与其中,亲身体验皇家放松的文化方式。」

  陈丽安则以设计今次展览视角,来解读她心中的香港角度:「之所以我们今次会选择这样的策展方式,也是考虑到香港观众可接受宽广的观赏尺度。」

  访问尾声,杨煦还透露,开幕展后会有一个建筑园林的展览,会进一步建立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与香港城市之间的关联,「我们发现其中有一栋建筑的照片,最早是由一位香港摄影师拍摄,发现后难掩兴奋,没想到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居然有一个香港人去了北京,拍下了在摄影术传入中国后的第一张照片。」 图片: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提供

发布评论